各单位新闻

您的位置:首 页> 新闻中心 > 各单位新闻 >

清水江畔旌旗展 水陆并进鏖战酣


-- ——剑榕四标施工现场见闻录



发布时间:2019-12-10 09:07   
吾名
必威集团
2019-12-10

在这里,有一群人将很多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他们正在挥洒和燃烧他们的汗水激情;在这里,始终昂扬着一种战天斗地的豪情壮志,正在谱写一幅惊奇的建设画卷;在这里,正在将常人视为畏途和棘手的难题逐个击破;在这里,正在发生一场无不让到访人员啧啧称奇的奇迹;在这里,你会总是被一股豪情感染着、充盈着,会情不自禁的发出从内心的钦佩叹服和惊羡……

“这是壮丽的天路,硬核的工程”

剑榕四标李建军指着窗外的清水江说道,清水江有丰水期和枯水期,一般4月左右水位开始上升,到了年底水位开始下降,为此项目花了700万建造了两艘水上运输驳船。一旦水位浅,运输驳船的运力要下降,江岸线的变化就能体现了水位的荣枯。从年底到明年5月前,大船走不了,水位很低,只能走便道运输,由于南埃村民意见分歧大,所以尽管离施工现场百米之遥地方也只能租用百姓的骡子将施工所需的物资驼上去。到明年5月份,还要靠车拉到二队到清水江2号码头用船转进去,上船下船可是个是个风险系数很大的事情。

由于项目地处云贵高原的东缘,地表起伏较大,属山岭重丘区,山体表面为强风化岩层,覆盖层较薄,山势陡峭,土体稳定性差,为此四标职工备受困扰。项目区域为清水江三板水库库区,水位涨落达50m,地质再造活动强烈,产生多处滑坡及塌方,给沿线施工便道造成较大安全隐患。对于难点的控制,由于战线比较长,每个工点交通不便,网络不通,每个工点进去以后,所有的信号都没有,为此项目和当地电信部门协作建立了两个基站,设立了一个分部,以便于更好的统筹应对清水江大桥和街单隧道的建设。

“街单隧道是连拱隧道,存在净距、超小净距多种类型。进洞口位于悬崖边上,没有场地,根本无法进洞,为此采取了打横洞进去。便道的建设也由于本地区地质的特殊性,一下雨就存在落石,塌方滑坡经常造成便道的不通。”李建军介绍。

剑榕四标路线全长7.74公里,主要工程数量包括主线桥梁705m/3座、特大桥600m/1座,长隧道12090m/3.5座,总体桥隧比高达95.2%“这是壮丽的天路,硬核的工程”尽管面临的重重困扰,但隧道专家李建军仍然充满感情的表述他对这个工程的看法。

“责任,没有责任,什么也干不好”

安全部李言非指出,为了有效应对雨季成立了组织机构小组,以何润书记为组长,分管领导为副组长,各部门部长、组员作为成员,分批次对周围隐患进行排查。安全部也特别加强便道交通运输、人工挖孔桩、爆破作业施工、清水江索道桥和清水江大桥斜拉桥挂篮施工安全管控。

“建筑施工的责任心很关键,每个责任心啥也干不好,落实执行不了又不说,导致相关部门跟着出事,一条生产线出问题,其他上下游也会出问题。一个部门出问题,别的部门也会跟着慢”。“责任,没有责任,什么也干不好”李言非如此表述他对责任的看法。

在剑榕4标建设过程中,发生过这样一个小插曲,在隧道2队、隧道3队,隧道晚上正在进行仰拱混凝土施工,下着暴雨,水泥罐车一直没来,技术员丁海操亲自驾着皮卡车去拌合站看罐车到哪了,结果在半路上,暴雨越下越大,前面的路被堵了,倒车后退,后面的路又被堵,打电话给装卸车司机把路铲开,装卸车司机由于暴雨天不敢来,第二天才把他救出来,他事后心感慨不已,感觉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经历了生平第一次生与死的考验。

据员工回忆,17年总是停电,一天要停十几二十次,晚上蚊虫多,天气热,山林密布还有毒蛇出没,但是他们没有气馁,“越是艰难困苦,越能点燃我们的斗志”李言非如此表示。

“这十公里可以说比走一千公里都难”

在剑榕四标施工任务中,隧道就有四座,14个洞口,总长12.6公里,存在各种类型,有偏压、双连拱,有小净距、超小净距,结构类型比较多。隧道关键的难点在于安全的保障和材料的供应。隧道专家李建军对此如此介绍。

对于材料的运输,项目成立了以何润书记为核心的专门管理小组,进行材料的周转,保证施工。前期由于材料运不进去,对施工进度造成了耽误。清水江大桥的施工环境和地质情况也给施工造成极大不便。清水江大桥3号塔和4号塔位于悬崖上面,倾斜角度达到75—90%在这个基础上打桩基非常难,不比水下打桩基容易。为了保障清水江特大桥的施工,项目在清水江南北两岸投入1600万修建了索道桥,便于运输材料的输送转运。

据李建军回忆,前期设备进来非常困难,立足点都要自己去规划,人员去了要找立足点,设备到了要找立足点,水泥、钢材、碎石需求有增无减,桥上用的砂石料等级比较高,机制砂都要用好的河沙、天然砂,都要从外地运,当时路不通,用驳船运送机制砂、高标号的水泥,各种型号的钢筋。上万吨的材料要运过去。天气好的话还好,天气不好,便道根本无法通行。“这十公里可以说比走一千公里都难”有着多年经验的专家李建军说到这里,也忍不住的连连感叹。

隧道很难,隧道每天要打灰,仰拱二衬初期支护,材料的及时供应是个问题。在4、5月雨季开车进去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石头哗哗的往下掉,可能刚过去,山体就下来了,当你还没过来,山已经在你面前过来了。隧道的材料供应是个问题,隧道的安全也重要,安全步距、逃生通道都要围绕围岩,如果有破碎断层必须处理好,隧道安全的交通、机械坠落、隧道照明、掌子面的塌落的防范必须慎之又慎,防之又防。李总如此介绍道。

“7.5米,场地狭小,车都转不过来”

剑榕高速的其他兄弟单位已经完成了超过三分之一的主体工程工作量,剑榕四标清水江特大桥以及整整11公里的隧道都还没有开始施工,任务紧迫,工期压力空前巨大,每个月的平均产值要达到4500万元以上,项目从上到下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7.5场地狭小,车都转不过来”李建军指出,街单隧道特大桥和洞门距离过近,所以只能通过斜井打进去再往两边打,施工过程中还面临隧道的排烟问题、运输问题。南埃隧道也是如此,南埃隧道坡度达到45%—55%洞口下就是苗寨稍有动静石头就哗哗哗的往下掉,而且洞口和桥台挨着,没有办法从洞口施工,不得不通过斜井打进去另外,斜井进去后调整施工的问题,这些工作非常的繁杂,但是在剑榕四标施工过程中做得有条不紊,非常有章法,因为调整施工很危险,为此我们专门下发了施工方案,形成了专门工法。

他说到这里,给我们讲起了自己的一个趣事,他说自己到这里,也是源于很多年前的一个约定那是很多年前,在长江边上,何润对李建军“叔,哪天我遇到难题,你可要来帮我。”李不假思索说“行啊”。就因为一句玩笑话,李总信守诺言,辞去华东设计院优渥的待遇来到四标从事隧道工作。作为一名曾在我国最高海拔隧道工作的建设者,对剑榕项目隧道的“难”也是深有体会,饱受触动。

“习惯就好,开慢点注意观察”

保证第二天船舶能够顺利的停靠和材料运输车安全上下船,材料运输突击小组长陈静敏带领材料运输小组组员日夜奋战,在材料进场,便道维护,驳船管理调配上尽心尽力每天工作不低于12小时,每天睡觉不超过5小时,

19年春节后每天面临着一千多立方的混凝土浇筑,施工压力巨大,晚上下雨早上清理便道然后开始运输材料施工,如此循环往复已是常态。记得有次进工地,一次毫无征兆的塌方就在离车不到5米的距离,还好反应及时,否则就直接被塌方推到50米水深的清水江里,“小钢炮”陈静敏也是冒了一身冷汗,凝了凝神对旁边的司机笑了笑说道:“习惯就好,开慢点注意观察”。

晚上半夜两点钟甚至下着大雨,为了保证第二天混凝土正常供应和正常生产,材料运输保障小组奔波于便道上,一手拿着电话问询材料到哪个位置了,询问运输车辆和人员是否安全。有一次,晚上下着大雨,便道泥泞路滑,便道有险情,一辆满载型钢的大货车差点翻下山崖,材料运输突击小组立即组织临近队伍吊车挖机展开救援,深冬的雨水拍打着他们的脸和身上的衣服,经过两个小时的紧张作业,货车转危为安,此刻已经凌晨3

结束了一天的水上运输,吃过晚饭“小钢炮”又带着吕超、孟涛上了船,检查运输船的发动机、制动系统看看是否正常,确保第二天能把材料安全运输到各个施工点,同时他还创造性的为两艘运输驳船配上了汽车使用的车辆记录仪,扫除了船舶运输期间驾驶员的视力盲区。

“做好队伍的服务工作,才能保证现场干的快,干的好”

清水江特大桥为主跨300m中央索面混凝土梁斜拉桥,主梁宽度28m,索塔高度达182m,主塔桩基建在陡崖上,其中四号主塔位于倾斜度>70°的陡崖上,先期施工多方干扰,困难重重。斜拉桥主梁采用复合式前支点挂篮施工,为局内首次应用该工艺,施工工序复杂,施工技术难度极大。

“做好对队伍的服务工作,才能保证现场干的快,干的好”是项目副经理刘洋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带领清水江特大桥攻坚小组屡创记录:20天完成1650米长直径2.8米桩基钢筋笼安装和混凝土浇筑,23天完成承台施工,塔柱施工速度平均每天达到1.5米等等记录,屡被刷新,也鼓舞着大家奋力前进。

面对全线难度最大,技术最复杂的清水江特大桥,作为局内首次采用复合式前支点挂篮施工工艺,0#块支架设计高度最大达92米,施工难度大,安全风险高,质量要求高,对支架的垂直度和焊接质量要求尤为严格。为了确保支架搭设进度和搭设质量,项目员工值守在现场,测量垂直度,检查焊缝连接,监督现场安全施工,如期顺利的完成了支架搭设工作。

清水江特大桥由于采用复合式前支点挂篮进行悬浇,相较常规的挂篮和前支点挂篮,该套挂篮工艺复杂,操作难度大,安全风险高,自重大。为了确保挂篮顺利施工,小组多次召开讨论会,一起研究挂篮行走的每一个细节,将检查项落实成表格,每个检查点落实到个人,确保现场施工统一指挥,保证了挂篮安全施工。

测量队每个节段施工连夜调整模板放样,确保能够24小时不间断作业,无数个夜晚带着棉大衣睡在仪器边枕戈待旦,确保放样及时准确和浇筑过程监控变形到位。试验室全程值班跟踪泵送达九十几米的机制砂高性能混凝土施工质量。

“从刚来的190多斤,到现在,他掉了20多斤肉”

在剑榕四标项目部,有一个铁打的规矩,每天7点,天还没亮,就站在项目院子里一排排开早会,两年多了,每天如此。每天的早会上,就工作存在的问题,今天工作任务的安排作出点评和安排,一年365天从不间断。何润书记会对昨天的工作存在的问题,今天工作的分解作出要求。很多年轻人有时饭都赶不上扒两口,就为了早会不迟到甚至有一次总经、总会没及时赶到也被罚了50元。

一个项目的成功和项目领导班子的付出是分不开的,何润书记忙得连轴转,质监局、总监办、环保、公安等职能部门都要搞好关系,对于征地拆迁、纠纷滋事,都需要项目一把手做大量工作,在这方面工作付出无法一一细说,但是作为项目发展的软实力,为工程建设顺利向前推进破除了坚冰和障碍,在这方面的付出无疑可圈可点。“从刚来的190多斤,到现在,他掉了20多斤肉”项目职工如此描述他们的何润书记。

“青山绿水枉自多,穷根不拔奈若何”。此刻,当你站在碧波盈盈的清水江畔,脑海中会浮现两百多年前清朝知县方显对于清水江流域“若上下舟楫无阻,财货相通,不特汉民食德,即苗民亦并受其福”的美好愿景,无可置疑的是,交通的便捷将极大助推社会经济的发展。当前,贵州省正在进行一场脱贫攻坚伟大战役,省委发出了向贫困宣战的总动员总决战的号角,号召要“拔穷根”,要“彻底撕下千百年来贵州贫困的耻辱印记标签”,一公局集团积极履行央企社会责任,加入到这一场艰苦卓绝的战役中来。从这群战天斗地的建设者身上我们仿佛可以看见,剑榕高速的建设将助力这片美丽灵秀土地实现现代化进程新的飞跃,将奏响并开启苗寨波澜壮阔大地更加幸福美好的篇章!(张骏)


作者:吾名   来源:必威


相关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